回忆是座坟,葬着未亡人

屏幕上是文章主演的电视剧《雪豹》。

夏小洛看见这样的一幕:前一刻,周卫国和竹下俊称兄道弟,一起击剑,一起学习,而后一秒,周卫国和竹下俊,划地绝交。

夏小洛记得,屏幕上的周卫国对竹下俊说,古人有割袍断义,今天,我与你划地绝交,他日,战场相见,我一定不会手软。

那年冬天,竹下俊还未说出口的话,他心里清楚,自己的军队踏上中国领土的那一瞬间,自己与周卫国就注定要以敌人的身份面对彼此。

那时,夏小洛才明白,多年以前,韩冰在十字路口画下的那条线,需要多大的勇气,才明白,韩冰承受之多,承受之重。

若说以前夏小洛还想着再见韩冰一次,哪怕是远远的看着。电视播到这里的时候,他再一根筋,也该明白,那是不可能的,连梦里,韩冰都不会再出现了吧。那份不配称之为希望的希望,早就这样埋葬在心底吧。

七年前,夏小洛还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,和许多同龄的男生女生一样,憧憬美好的爱情和未来,那时的他,相信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还是个单纯阳光的少年。他不顾一切的爱过,追逐过,到头来,却遍体鳞伤的回来,也只能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独自疗伤,他以为,自己不会再爱了。

在那旧伤未愈的日子里,寒冰却冒冒失失地闯进了他的生活,成了他生命了最耀眼的光芒。

高二文理分科,夏小洛和韩冰在一个班,夏小洛是班长,对班级的纪律抓的比较严,而韩冰,是那种不受拘束的性格,为此,两人没少掐架,韩冰将夏小洛划到了敌人这边。那时的韩冰,爱恨分明,张扬不羁,未被伤害侵袭,未被忧伤腐蚀,未因背叛流离,未经现实的洪荒磨难。

韩冰讨厌夏小洛,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,好几次,要不是大家拦着,她早就找人修理夏小洛了。

高二下学期开始,上课、考试都睡觉的韩冰,居然人品爆发的一下从班级20多名飙到班级第一,年级前五。那时候,还不知道,有句话叫做,学渣也会逆袭。

大家挑逗她,韩冰,你这真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啊。

那是,也不看看我是谁!开奖直播 韩冰毫不谦虚的回过去。

我勒个去,你不装会死啊。不知道谁说了一句。

韩冰立马做可怜状,眼睛一眨一眨,很认真的说,真的会死。

逗得大家一阵狂笑。

座位上的夏小洛,看着韩冰,嘴角上扬,这个女孩,总能给周围的人带来快乐。

班主任是典型的势利眼,立马撤了之前的学委,让韩冰当,韩冰默默应下,嘴角却闪过一抹让人读不懂的笑容。由于班级管理的需要,韩冰和夏小洛接触多了,一段时间后,倒也不是那么反感他了。

韩冰当学委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带领大家逃课,后面的烂摊子还是夏小洛给收的。照韩冰的话来说,谁让老师一出事就找班长来着,谁让夏小洛一个不小心就中枪了呢,这也不是我的错呀,唉,博猫注册 看来我的未雨绸缪了。

韩冰总是借着职务之便,去老师办公室把收缴的东西拿回来。有一次,见班主任桌上有一副跳棋,寻思着很久没玩了,带回去消遣消遣,就顺手带走了。谁知上课的时候同学在玩,又被老师发现了,而且,还不知道藏哪了。韩冰回到教室,走到上课下棋的同学身边,你俩要不要这么玩我啊,老子拿回来摸都没摸就被收了,让我情何以堪啊。两人抱歉的看着她,韩冰突然很认真的说,他肯定带回家给他儿子玩去了,人民教师都这样,咱这祖国的花朵要怎么活呀。大家头顶一阵乌鸦飞过。

慢慢的相处下来,夏小洛和韩冰也称兄道弟,他发现,韩冰并非像表面上那么快乐,她的快乐,不过是她的盔甲,只有披上这层盔甲的韩冰,才是完全强大的韩冰。韩冰,就像她的名字一样,是块寒冰,夏小洛想看见真正快乐的韩冰,想帮她走出伤痛,他以为,即使不能令她融化,至少可以将她焐热。

那时侯的夏小洛,不知道有一种冰,万年不化,而韩冰,就是那块。

当夏小洛和韩冰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时,班上也有许多议论,多是说他们恋爱了。韩冰心里很清楚,自己对夏小洛,不过是朋友而已,在朋友的范围内,该怎样怎样。用她的话来说,我是为自己活,无需在意别人,懂者自懂。

相较之下,作为男生的夏小洛,倒不如韩冰干脆,有胆识,也许,是因为心里不如韩冰坦荡。每当朋友用这事打趣他俩时,韩冰总是一笑而过,夏小洛却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,涨红了脸。

时光匆匆如流水,这湖一点不假。转眼,大家迎来了毕业季,等待他们的,是分别。

夏小洛看着韩冰依旧如初,在各个朋友中来来往往,所到之处,皆是笑语欢声不断,她的眼睛,和开始遇见时一样,那么干净,澄澈。只是这两年,韩冰把自己的伤埋得更深,很多时候,夏小洛都察觉不到。

亲爱的女孩,你总是带给别人快乐,忽略了自己,要是你真的可以像表面上的那么快乐,多好。夏小洛打开手机,在微博里写下了这样一句话。

这即将散场的筵席,大家对分离的忧愁,对未来的迷茫,似乎一点也不影响韩冰,就像一场舞台剧,韩冰只是个剧外人。

夏小洛多想伸手拉住韩冰,让她待在自己身边,哪怕多一分钟也是好的。

夏小洛对韩冰,早就超越了朋友间的界限,韩冰不是不知道。

闺蜜曾问过她,若有一天,夏小洛说出来了,你会怎样?

韩冰笑了,只要他不亲口说,我可以当作不知道,以朋友的身份继续相处。

分别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过时。你喜欢,不喜欢,分别就在这里,不急,不躁;你接受,不接受,分别就在这里,不远,不近。

在劫难逃,不如不逃。这是韩冰在毕业晚会上说的。

高考在酷热的夏天终于落幕,或许完美,或许残缺。

一张志愿表,大家各自天涯。

夏小洛在A城,韩冰在C城,相距62.5元的火车票。

大一那年,韩冰生日时收到夏小洛寄来的两件礼物:一条天蓝色围巾和一对晴天娃娃。她记得,暑假时,她曾说过想要晴天娃娃,虽然不是对夏小洛说的。晚上,韩冰又收到了来自A城的夏小洛的邮件,她犹豫了下,还是点开了。

夏小洛在邮件里说,他没有办法在隐藏自己的感情,他不想昧着良心生活。

韩冰嘴角上扬,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,却没人能看懂。她回了一封邮件给夏小洛,之后,按下了删除键。

就这样,一个学期过去了,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新年将至,夏小洛邀昔日好友聚会,其中,自然少不了韩冰,只是,夏小洛不曾料到,以后的很多年,他会如此后悔这个决定。

那日,天空灰蒙蒙的,飘着小雨。一行人的心情却似五月艳阳天,谁都不知道,夏小洛心里敲着小鼓,他不知道,这个决定,会带来什么样的结局,可是,他还是想搏一把。

大家一起轧马路,嘻嘻闹闹,好像回到了高中。

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,夏小洛突然说,韩冰,我喜欢你。

朋友在一旁起哄,在一起,在一起。

韩冰不说话,似笑非笑的看着夏小洛。

我可以包容你的坏脾气,你的任性,以后的日子里,让我陪你,好不好?见韩冰没有生气,夏小洛继续说。

韩冰,人都把话说到这里了,这几年他怎么对你的,你不是不知道。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。

韩冰依旧沉默,只是眼里闪过一抹失望,转眼又平淡如水。她慢慢抬起头,任雨滴落在她的眼睛里。

她错了,错看了夏小洛。

他错了,自以为了解她。

好一会,韩冰才转过来,看着眼前这些人,就这样看着,那种眼神,似乎要穿透他们。

就在夏小洛要开口的前一秒,韩冰后退一步,从包里拿出荧光笔,慢慢弯腰,在地上画了一条线。线的那边,是夏小洛和其他人,线的这边,是韩冰。

大家怔怔的看着这条线,不粗,却足以让所有人看清。

当他们回过神来,抬头,已不见韩冰,夏小洛盯着拐角处,一动不动。

自那日后,夏小洛再也没见过韩冰,QQ上的彩色头像变成了灰色,跳跃的企鹅变得静止,手机不在服务区,韩冰,就这样消失在他的世界里,不留一丝痕迹,那些相处的快乐时光,就像梦境,毫无真实可言了。

那天,夏小洛看着韩冰穿过马路,渐行渐远,最后消失在拐角处,他很想追上去,告诉她这只是玩笑,希望她不要走,可地上这条线,却像楚河汉界,生生隔开了两人,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韩冰消失在自己眼前。

后来,夏小洛在网上看见这样一句话:感情上的欺骗和践踏,比抛弃更加残忍。那一刻,他恨透了自己。

如果,人可以预知未来,可以预知将要做的是会带来的后果,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伤心、后悔的人了。可是,这个世界,终究没有这样的人。

哥哥,不哭。两岁多的妹妹在旁边奶声奶气说道,小手轻轻拍着夏小洛的后背。

他抱起妹妹,看着她的眼睛,和韩冰的一样,一样的干净,一样的澄澈,他在心底发誓,一定不能让妹妹受伤,哪怕是一丁点,都不可以。

再看屏幕,抗战已经胜利,周卫国也打算退伍,和陈怡去过普通人的生活。临走时,在父亲墓前,他对弟弟刘志辉说,小辉,若有一天,你的手上沾染上了无辜国人的血,作为军人的周卫国一定会在战场消灭你。(短文学网 www.duanwenxue.com)